财经资讯|民企融资又见利好!银监会考虑对民企贷款实现“一二五”目标

作者: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18-11-09 16:54:24 点击量:238

继央行行长易纲本周表态要用“真金白银”政策支持民企融资后,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也表态对民企贷款设定“一二五”目标。监管部门的一系列支持政策正在逐步落地。

11月7日,郭树清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透露,下一步,银保监会将从“稳”“改”“拓”“腾”“降”等方面入手,解决好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占25%,而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超过60%。民营企业从银行得到的贷款和它在经济中的比重还不相匹配、不相适应。从长远来看,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支持,应该契合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相应比重。”郭树清强调。

此外,近期部分民企上市公司出现的股权质押爆仓风险备受关注。对此,郭树清表示,对出现股票质押融资风险,特别是面临平仓的民营企业,在不强行平仓的基础上,“一户一策”评估风险、制定方案,采取补充抵质押品等增信方式,稳妥化解其流动性风险。总体情况看,银行业金融机构目前都能稳妥处理股权质押风险,没有出现平仓踩踏。

回顾已有五大解决民企融资难题举措

郭树清表示,今年以来,金融管理部门在五个方面持续发力:

一是“稳”。稳定融资、稳定信心、稳定预期。央行、银保监会联合相关部门发文,提出多方面具体措施。截至9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贷款占整个贷款的比例近四分之一,增幅还在继续上升。

二是“改”。改革完善金融机构监管考核和激励约束机制,把业绩考核与支持民营经济挂钩,优化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前三季度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含)小微企业贷款增长19.8%,预计全年“两增两控”目标能够圆满完成。

三是“拓”。拓宽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综合运用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渠道,充分调动信贷、债券、股权、理财、信托、保险等各类金融资源。

四是“腾”。加大不良资产处置,盘活信贷存量,推进市场化法制化债转股,建立联合授信机制,腾出更多资金支持民营企业。到目前为止,债转股签约项目214个,签约金额1.8万亿元,落地项目131个,落地金额近4500亿元,这些项目中既有国有企业,也有民营企业。

五是“降”。多措并举降低民营企业融资成本,督促金融机构减免服务收费、优化服务流程、差异化制定贷款利率下降目标。截至三季度末,18家主要商业银行(5家大型国有银行、邮储银行以及12家股份制银行)对小微企业平均利率6.23%,较一季度下降约0.7个百分点,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分别降低了0.28和0.85个百分点,微众银行等互联网银行对小微企业的平均利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

除上述五大已有措施外,郭树清也列举了近期正在推进的几项举措,也利于缓解民企融资难题,除上述提及的化解股票质押融资风险外。他还透露,《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已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目前反应整体积极正面,本月下旬将正式发布,预计将可调动更多理财资金用于支持民营企业。此外,充分发挥保险资金长期稳健投资优势,允许保险资金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上市公司和民营企业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不纳入权益投资比例监管。目前已有3只专项产品落地,规模合计380亿元。

三类情况对民企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

对民企贷款“一刀切”的问题在过去一段时间也广受诟病,郭树清强调,银保监会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决不能搞简单化“一刀切”,要客观对待民营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采取精细化、有针对性的措施,帮助民营企业摆脱困境。具体来说,主要有三类情况:

第一类是企业在环保、安全生产、产品质量等方面出现突然性风险事件。对这种情况需要“一企一策”进行逐一研判,帮助采取化解和改进的办法与措施。

第二类是出现信用违约的情况。比如,企业贷款或者债券到期还不上,这个问题今年以来比较突出。要求银行和企业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起面对困难,分析具体原因,不简单断贷、抽贷和压贷,避免给企业造成致命打击,也减少银行自己的债权损失。

第三类是对于出现民营企业家涉嫌违法或配合纪检监察调查等事件的,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与地方政府的汇报、沟通,千方百计保障民营企业生产经营,稳定民企就业和信心。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要组成债权人委员会,采取一致行动。

如何解决民企融资贵

除了破解民企融资难,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也出台多项政策破解民企融资贵难题。

郭树清表示,银行要建立民营企业融资成本管理长效机制,年初银保监会指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制定了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压降目标,加大了监测力度,从三季度情况看,贷款利率下降效果比较明显。下一步,银行要通过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优惠、贷款流程管理优化、提升差别化利率定价能力、下调转贷利率、减免服务收费等方式,缩短民营企业融资链条,清理不必要的“通道”和“过桥”环节,合理管控民营企业贷款利率水平,带动降低总体融资成本。

与此同时,继续深入整治银行业不合规、不合理融资收费,严厉打击各种变相提高融资成本的行为,对群众反映的银行对民营企业乱收费、转嫁成本、存贷挂钩、借贷搭售、克扣贷款额度、不合理延长融资链条等问题,要加大整改问责力度。

“坦率地说,银行对民营企业还是有一些隐形壁垒,这是多种原因导致的,一定程度上造成很多民营企业从银行渠道融资成本偏高。”郭树清说,也要看到,很多民营企业融资渠道较多,除了从银行贷款外,还从小贷公司、融资租赁、典当行、私募基金等类金融机构,以及民间融资等,有的年化利率高达30%以上,使不少民营企业不堪重负,加大了信用违约概率,同时也将风险传染到银行体系。

推动银行对民企“敢贷、能贷、愿贷”

民企在银行体系内之所以会出现融资难的问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银行方面不敢贷、不愿贷。因此,调动银行积极性尤为关键。

对此,郭树清表示,要推动形成对民营企业“敢贷、能贷、愿贷”的信贷文化,并贯彻落实到信贷工作全过程,使得银行业金融机构愿意做、能够做、也会做民营企业业务。

所谓“敢贷”,就是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建立尽职免责、纠错容错机制,加快制定配套措施,修订原有不合理制度,激发服务民营企业的内生动力。

所谓“能贷”,就是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源向民营企业倾斜,制定专门的授信政策,下放审批权限,单列信贷额度,确保对民营企业始终保有充分的信贷空间。

所谓“愿贷”,就是要充分考虑民营企业的经营特点,重新审视、梳理和修订原有考核激励机制,使从事民营企业业务的员工所付出的精力、所承担的责任与所享受的考核激励相匹配,充分调动其积极性、能动性。

“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本质上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服务民营企业是银行的战略性业务,成长潜力极大,占的比重会越来越高,因此可以说民营企业好,则金融好,民营企业兴,则金融兴,帮助民营企业渡过难关,就是帮助金融业迈过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这个重大关口。”郭树清说。

4008 826 823

客服电话(服务时间 9:00-17:30)

商务合作:021-68670095

版权所有 © 上海相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49888号-1  电子营业执照电子营业执照  理财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